wordpress手机客户端(安卓)

  • WordPress

WordPress app是专为安卓手机用户打造的移动建站系统,已经创建博客,通过wordpress手机版可以很轻松的建立一个网站或者博客,然后你就可以用来发布各种消息,包括上传图片、适配等,还可以回复网友们的评论。

wordpress官方介绍

使用WordPress的博主应该很熟悉这款软件了。 可支持通过其他Android应用程序分享已发布的博客链接。

新版的WordPress for Android 正式发布,这个版本添加了很多新的功能,带给你前所未有的移动博客体验。

使用方法

WordPress是一个注重美学、易用性和网络标准的个人信息发布平台。WordPress虽为免费的开源软件,但其价值无法用金钱来衡量。

使用WordPress可以搭建功能强大的网络信息发布平台,但更多的是应用于个性化的博客。针对博客的应用,WordPress能让您省却对后台技术的担心,集中精力做好网站的内容

WordPress是一种使用php语言开发的博客平台,用户可以在支持PHP和mysql数据库的服务器上架设自己的网志。也可以把WordPress当作一个内容管理系统(CMS)来使用。WordPress是一个免费的开源项目,在GNU通用公共许可证下授权发布。WordPress被认为是Michel Valdrighi所开发的网志平台b2/cafelog的正式继承者。“WordPress”这个名字出自Christine Selleck的主意,他是主要开发者Matt Mullenweg的朋友。

wordpress手机版功能特色

您可以随时随地发布信息,尽在您的掌握。在沙发上为即兴创作的俳句撰写草稿。在午休时间拍照并发布。回复最新评论,或者查看统计数据,看看今天的读者来自哪些新国家/地区。

WordPress是开源项目,这意味着您也可以为它的开发贡献一份力量。

Android 版 WordPress 支持 WordPress.com 和运行 WordPress 4.0 或更高版本的自托管 WordPress.org 站点。

更新日志

* 材料和总体重新设计(圆形头像、新图标、颜色方案更新)

* 提及评论的自动完成功能(在博客中的评论区域内,针对另一用户的用户名开始键入“@username”)

* 写字板上新增了媒体库的栅格布局

* 在首次登录时获取博客可见性状态

* 错误修复
更新时间:2021-09-29
包名:org.wordpress.android
MD5:4590b464494e51963624a33f58a0408c

最直白的预测:鸿蒙操作系统能否成为全球第三大操作系统?

康钊 /文

6月2日,华为正式发布HarmonyOS 2。此前,外界一直充斥着质疑之声。外媒Arstechnica刊发文章认为鸿蒙是Android的“分叉”,以抄袭之名指责鸿蒙操作系统。这种观点是非常荒谬的,如果鸿蒙是抄袭,安卓早就起诉了。正因为鸿蒙是华为自研系统,谷歌才无话可说。

鸿蒙操作系统提供的不仅是产品,而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鸿蒙是万物互联时代统一的语言,超越安卓时代,是万物互联时代最强大的操作系统。

从零起步,鸿蒙自研是华为实力的凝结

1969年,中国第一个自主版权操作系统“150机”诞生。20年后,中国才正式开始了商业操作系统的攻坚之路。从1989年迄今的三十年失败之路,中国在掀起一次又一次数字革命的甬道上,历尽磨难。华为是艰辛历程中的一个典型缩影。受尽海外制裁后,华为不得不自建生态和系统,迅速推出HMS服务和鸿蒙操作系统。不过自研操作系统不是小工程,极度复杂的开发技术、巨大的研发投入、长远的生态布局都是其中的关键。

从应用场景来说,鸿蒙操作系统是一款”面向未来、面向全场景(移动办公、运动健康、社交通信、媒体娱乐、智慧出行等)的分布式操作系统。以数量来比较,华为用自己的400万行代码,实现了谷歌核心1500万行代码的能力,这不难吗?答案显而易见。华为消费者业务软件部总裁王成录曾坦言:“如果不逼到绝路上,没人愿意做这个东西,最后给到开发者们便捷的开发工具、开发环境,其实背后付出的努力是难以想象的。”

开发一款新的操作系统,不仅需要研发者深厚的技术积累,还需要大量的人力财力投入。当初,Vista的开发费用超过200亿美元,相当于人类史上最伟大的科学计划之一“阿波罗登月计划”的费用。至于Linux系统,一项研究表明Linux社区发行版Fedora 9要花大约108亿美元。而目前,鸿蒙操作系统已经进行了长达8年、每年数千亿的研发投入。鸿蒙背后,是华为多年的研发投入以及全体鸿蒙研发人员的心血。

微软的崛起,离不开做电脑的IBM、做芯片的Intel;谷歌的崛起,离不开手机厂商的支持。离开硬件做系统,等同于离开土壤种花朵。而华为研发鸿蒙操作系统的优势就在于软硬件生态的完整性。鸿蒙操作系统可以将用户的手机,平板,电视,智能家居,智能汽车,全部共用一个系统,任一端口进入都可以操纵整个生态的所有互联网产品。华为鸿蒙操作系统突破重重阻碍打造的的底层架构,就是为了“万物互联”而生,实现多设备的交互控制,使鸿蒙成为万物互联的赋能者。

鸿蒙操作系统兼具体验与开源

市场研究机构Strategy Analytics的研究报告指出,2018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首次出现全年下滑,从2017年全年的15.1亿下降5%至14.3亿。这是一个持续下滑的数据,到2020年大概同比下降了6%。同时,从2018年开始,消费者使用手机的时长基本稳定在4至5个小时,这些数据都预示着移动互联网产业的发展正面临一个新的转型期—万物互联。

针对万物互联,Google和Apple都提出了相应的解决方案。Google基于新的Zircon内核研发出一款名为Fuchsia的开源操作系统。早在鸿蒙还是华为“备胎“,并未对外公布的时候,Fuchsia就已经被放出风来是 Android 的替代品。至于Apple,则是通过自研M1芯片实现未来不同设备内容生态的整合,半年内顺利打通了从手机到平板电脑,再到桌面计算的硬件生态。简单来看,Fuchsia的最大优势就是开源,Apple的优势是通过系统打造的生态闭环,以及苹果系统与硬件搭配运行的绝佳体验。

鸿蒙操作系统,则是在交互体验、技术细节上赶超Apple,给用户提供全生态体验。在成长道路上华为将鸿蒙操作系统的底层架构直接捐赠,兼具Google的“开源加免费”,开创出带有华为特色的OpenHarmony完全开源项目。华为称,全球有兴趣、有需要的组织和个人都可以平等地参与该项目,实现共商、共建、共享、共赢。

集合两大系统的优势于一身,可以说这是鸿蒙操作系统在Google和Apple占据9成市场份额的情况下杀出血路的底气,也是华为生态圈获得巨大拓展的先机。

鸿蒙拥抱世界

站在大国博弈的角度来看,华为自研鸿蒙操作系统其实是中美科技围剿和反围剿的一个缩影:美国通过全球科技的垄断,打垮中国中兴和华为,已经成为了一种政治正确和国家利益的优先拥护的本能追求。被列入制裁名单的华为等企业,只能寻求自立自强。2012年9月,任正非提出要做终端操作系统,他认为这样可以防患于未然,可以在面临断粮危机的时候,让鸿蒙挑起大梁。

2017年鸿蒙操作系统1.0完成技术验证,并开始了2.0的研发。2021年6月2日,HarmonyOS 2上市,前后历时十年。鸿蒙的问世绝非权宜之计,而是基于对物联网时代的观察和居安思危的忧患意识作出的提前布局。将操作系统掌握在中国公司手中,仅这一点,鸿蒙就对中国的互联网技术深耕和物联网建设具有里程碑的价值,对中国高科技产业的独立自主具有战略意义。

自华为推出鸿蒙之日起,外界对其是“第二个安卓”的说法就从未止歇。面对种种猜测,王成录曾强调:HarmonyOS的定位一直很清晰,它瞄准的从来不是安卓或iOS,而是面向万物互联时代的操作系统。在去年的华为开发者大会上,余承东现场宣布,将把鸿蒙操作系统源代码捐赠给开放原子开源基金会。鸿蒙作为更高维度的操作系统,是全世界共享的语言。王成录说:“华为的目标是与全球软硬件企业一起,共赢互联网产业下一个二十年。”

在余承东眼里,万物互联时代,没有人会是一座孤岛。世界将随着鸿蒙操作系统的深入发展、应用进入全网时代,而鸿蒙操作系统也有可能成为全球第三大操作系统。

在孤独中,人的尊严会丧失干净。

我今年七十岁,老伴儿六十八岁。
退休前,我们夫妇都是省城电子研究所的研究人员。我的两个儿子,一个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一个毕业于清华大学,之后继续深造,取得了高学历后,如今都在北京定居。我们夫妇的老年空巢生活,过了将近有十年了。起初,一切似乎都还和谐,充裕的养老金足够老两口安度晚年,那段时间,我们还经常出门旅游,过着逍遥自在的日子。但是,随着时光的流逝,我们这对在抚养子女上「功德圆满」的老人,却越来越感受到了垂暮生命的重荷。两人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尤其到了最近两年,更是每况愈下。我患有严重的心脏病,老伴患有严重的高血压,日常生活中,老两口是彼此的医生,一个替另一个量血压,一个监督另一个按时服药。老两口知道控制病情的重要,心里都很清楚,一旦其中的一个倒下了,另一个都没力气将对方背出家门,而且,另一个也势必会跟着累倒。这种担忧在今年年初得到了证实。
当时我的心脏病突发,幸亏邻居帮忙,打电话叫来了 120 急救车。老伴也想跟着急救车一同上医院,被邻居好说歹说地劝住。邻居也是好心,担心老太太跟到医院去只会把自己也急出毛病来。老伴留在了家里,可是当天晚上,一个人在家的老太太突然感到天旋地转。依靠平时掌握的医疗常识,老太太理智地没有进行多余的挣扎,而是就地躺在了地板上。躺下后老太太就感觉到完全动弹不得了,整个身子已经完全不受自己的支配。她说,那一刻,她认为自己要完了。就这样躺在冰冷的地板上,直到黎明时分,老太太的病情才渐渐缓和。她始终不敢动,更不敢睡着,她怕自己一旦睡着了,就再也不会醒过来了。等到第二天,邻居发现了,也是喊来了 120,后脚跟着前脚,把老太太也送进了医院。
这件事情发生后,我们夫妇的空巢生活正式敲响了警钟。我们不是没有想过去北京和儿子一起生活。以我们俩的收入,即使生活在北京,也不会给孩子们增添太多的负担。但是北京的情况太特殊了。孩子们除了「北上广」,在任何一座城市生活,我和老伴儿的晚年都不会遇到今天这样大的困难。
两个孩子目前在北京生活都算稳定,也都买了自己的房子,买的房子,都是一百五十平米左右,合计下来,这两套房就将近一千万了。买完房子,他们的人生基本上就被套死在那一百五十平米上了。他们各自的一家三口,也够住下我和老伴儿了,但孩子们谁都不主动开口请我们去住。
有一年过年,全家人都在,两个儿媳妇用开玩笑的方式互相说:现在国家人均居住面积的小康标准是三十平米,如果咱们谁家再挤进两个人去,立刻就生活在小康线以下了。也许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我和老伴当时只能相视苦笑。
若是我和老伴儿在北京租房住,即便我们住在北京了,儿子就在身边,可日子一样是我们老两口自己过,还是空巢家庭,顶多周末的时候孩子们能过来看一眼。这样就等于是白白花了一笔冤枉钱。
思前想后,唯一的出路就是我和老伴儿独守空巢。
对于暮年的生活,我们不是没有做过设计。可现在看,事情没有发生之前,我们的想法都太过乐观了些。当年我们退休的时候,想着自己老了,绝不拖累孩子们,我们老两口和孩子之间的关系,自从他们考上大学那天起,就已经是“功德圆满”了,从此,在彼此的义务上,都不做强求。那时我们想,我们在自己的老年,依靠自己不薄的退休金,可以游山玩水,完全投身到大自然的怀抱中去,直到老的哪儿也去不了的时候,就找一个小保姆伺候我们。
起初一切都按照我们的计划进行着。我和老伴儿退休后年年去外地旅游,在丽江,我们还租了一间民房,连续三年都在那边过的夏天,自己买菜做饭,就像居家过日子一样。我们自得其乐,孩子们也很高兴,都说自己的父母真是潇洒。因为彼此无扰,我们老两口和孩子们的关系处理得非常融洽。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这样的日子没有过上十年,计划就完全被打乱了。
我们没有料到,自己的身体垮得会这么快。只能终止云游四方的日子了,提前进入请保姆的程序。
可是,真的开始请保姆时,我们才发现自己太幼稚了。在我们的思想里,花钱请人为自己服务,就是一个简单的雇佣关系,只要付得起钱,一切就会水到渠成。谁能想到,如今请保姆难,居然已经是一个社会问题了。我们最先找了家政公司,伺候两个老人,对方给出的要价是每月三千元。这个数目虽然也在我们能够承受的范围内,但还是让我们有些小小的惊讶。在心理上,我们认为价钱是高了些。老伴有些想不通,我还给她做了做思想工作。我说既然是市场化了,这个定价一定就是市场自我调节出来的,是被供求关系所决定的,通过这个价格,我们就可以得出如今老人对保姆的需求有多大,供不应求,所以才导致出了这样的价格。你看,我们研究所刚刚毕业的研究生,一个月的工资也就是三千块钱,可是一个不用受太多教育就能胜任的保姆岗位,也开出了和一个研究人员同等的薪酬标准,这个价格不能说没有一些扭曲。但这就是现实,我们处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中,购买服务,只能接受如此的定价。
好不容易,老伴儿的思想工作做通了,第一个小保姆被请进了家门。但购买保姆服务的交易方式,远远不像我们购买其他商品那么简单。购买其他商品,基本上还有个公平原则、诚信原则在里面,但购买家庭养老服务,这里面的不确定因素就太多了。这个小保姆为我们提供的服务质量,远远和我们的预期不相吻合。我们老两口也是自认有修养的人,但是的确难以容忍。于是又换了一个,每个月还多给出五百块钱。但是随着付出的价格抬高,获得的服务质量与预期的落差反而更大了。就这样接二连三换了四个保姆,最终不约而同,我和老伴都决定不再尝试这条路了。我们决定,在我们还能动的情况下,彼此照顾对方。这里面没有不理性的因素,我们都是学理科出身的,不会感情用事,任何决定,都是经过理性推理出来的。但是现在不得不承认,我们的理性思考的确有侥幸的成分在里面。老年人的身体状况,更是个不可估算的变量。
发生在老伴身上的危险,让我知道了,现在身边有个人还是非常必要的,起码不会让我们在突发险情的时候坐以待毙。上次老伴被救,是因为我们防患于未然,留了一把钥匙在邻居家里。邻居很负责任,我住院后,就担心我老伴一个人会有什么不测,一大早敲门问安,没人应门,这才开门看到了躺在地板上的老人。这种侥幸的事还敢再重演吗?不敢了。
现在我和老伴又有了一个共识,那就是住院两个人必须一同去,反正以我们现在的身体状况,任何时候都够得上住院的条件。我想啊,也许我们最终的那个时刻,会是双双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彼此看得见对方,一同闭上眼睛。
如果真是这样,那可的确就是功德圆满了。
现在孩子们当然很着急,可也只能劝我们再去请保姆。他们总以为我们是舍不得花那份钱,根本体验不到这种买卖关系如今的混乱——不是你支付了金钱,就一定能够换来等值的服务。他们不知道,这种「等值」的要求,更多的还是指人的良心,是良心和良心之间的换算,可如今人的良心,是个最大的不确定值,最难以被估算和期待。
我们住院后,两个孩子都回来了,当孩子们出现在病房门口的时候,那一刻,我真的感受到了情感上的满足。那一刻,我居然有些伤心,就好像自己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一样。老伴儿更是哭得一塌糊涂,孩子们越安慰,她哭得越凶。好在我还算比较克制,如果我也落泪,孩子们会感到震惊的。我从来没有在两个儿子面前掉过泪。孩子们不会理解他们的父母怎么会变得如此脆弱,就像我年轻的时候一样,也一定是难以理解如今的自己。

在医院陪了我们几天,看我们的病情都稳定下来了,孩子们就回北京了。他们太忙。是我让他们回去的,有生以来第一次,我在理性思考的时候,感到这么违心。
孩子们走后,我和老伴突然变得特别亲。不是说我们以前不亲,是这次事情发生后,我们之间那种相濡以沫的情绪变得空前浓厚。
我们俩的病床挨着,各自躺在床上,伸出手,正好可以牵住彼此的手,我们就这样躺在病床上手拉着手,连护士看到都笑话我们,说我们比初恋的情人还要亲密。护士说得没错,我和老伴儿年轻的时候,好像都没有像今天这样情重。这就是相依为命啊。我们手拉着手,各自还吊着液体,我觉得液体滴进我们的血管里,就融合在了一起,这种感觉真好!
在医院里,我和老伴商量了下一个决定——我们住进养老院去。
出院后我们立刻考察了一下,有几家养老院还是不错的,比较正规,主要是管理相对严格,毕竟是有那么一个机构,为老人提供服务的人员,有组织的管理,这样一来,就杜绝了老人在家养老,保姆关起门来称王称霸的可能。你要知道,老年人的状态决定了,在私密的空间里,相对身强力壮的保姆们,他们绝对是处于弱势地位的。
我们看中的那家养老院还提供家庭式公寓,就是一个小家庭的样式,厨房、卫生间一应俱全,我们并不需要过集体生活,每天服务员会送来三餐,自己愿意的话,也可以自己做饭,医务人员会随时巡视老人的身体状况。当然,收费比较高,一个月我们两个人需要交纳六千块钱。这个价格我认为是合理的,吃住、医疗保健都在里面。
入住手续我们已经办好了,现在只等养老院的通知。这家养老院的公寓房很紧张,需要排队。去养老院,看来就是我和老伴儿的最后一站了。
也许真的是走到人生的尽头了,这段日子在家,我和老伴儿总觉得是在和什么告别,情绪上不免就有些低落。收拾收拾东西,每天夕阳落山的时候,我们老两口就坐在阳台上说一些过去的事情。这套房子我们住得并不是很久,退休前才换的,也就住了十年左右的光景,可是如今就好像是人生前一个阶段的最后一个驿站了,从这个门走出去之后,我们的人生就该进入落幕的倒计时了。

我们这一辈子,传统观念不是很重,自认为我们的生命和孩子们的生命应当是各自独立的,可是如今看来,人之暮年,对于亲情的渴望却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这是我们独有的民族性格,而现代性,说到底是一个西方观念,所以,当我们国家迈向现代性的时候,独有的这种民族性格,就让我们付出的代价、承受的撕裂感,格外沉重。 老伴儿现在特别思念孩子们,我也一样,这些日子突然想起的就总是两个儿子小时候的样子了。有时候还会有些错觉,好像看到他们就在这套房子里玩耍。实际上,我们搬进这套房子的时候,他们早已经在北京落户了。这种视觉上的位移,在物理学上也许都能找到符合科学的解释吧,就像海市蜃楼,我想也许不完全是个主观上的错觉。 前两天我和老伴儿做了一个大工程,就是把孩子们从前的照片都整理了出来,分门别类,按照年代的顺序,扫描进电脑里,给他们做成了电子相册。我还买了两部平板电脑,分别给他们储存了进去。我想,有一天,孩子们也会开始追忆自己的童年吧。这也是给我们进养老院做的准备工作。 要离开家了,我和老伴儿想了想,需要从这个家带走的,好像并没有太多的东西。除了我们的养老金卡、身份证件,好像唯一值得我们带在身边的,就只有孩子们的照片了。人生前一个阶段积累下的一切有形的事物,我们都带不走,也不需要带走了!

来源:网络,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

大中年

如果你是上40岁的人,那也是进入不惑之年了,经历了很多事,也想通了很多事,不会像青年时期那样困惑了。

青年中年老年年龄划分

在中国按照年龄划分可分为四个年龄组,即青年组为29岁以下,中青年组30到39岁,中年组是在40到49岁,中老年组50岁以上。

青年组内分泌机制完善的时期,以及生理机能逐步增强的时期。

中年知识在积累增长,经验日益丰富,然而人体生理功能却在不知不觉中下降,心理能力的继续增长和体力的逐渐衰减,是中年人的身心特点。

一般来讲,进入老年的人,生理上会表现出新陈代谢放缓,和抵抗力下降,以及生理机能下降等特征。

前几天看了部叫小中年的电影,说快要到40岁的人就是叫小中年了。

这样说的话,快要到50的人就是大中年了。

不知不觉中,2020年就要过去了,距离春节也只有短短两个月的时间,有人准备写年终总结,除了挣到一个年龄,还挣到了两个亿——回忆和失意。而更多的人,准备回家过春节,和家人团聚,享天伦之乐,陪家人说说话拉拉家常,和多年不见的兄弟喝几杯家乡酒,跟失散多年的老同学聚聚会……

有人说40岁才是人生的开始,那大中年也是开始了好几年了,以前很多招工单位给的年龄范围要求都是限制在45岁前,最近发现好多限制在48岁前,似乎知道有很多大中年朋友也是还要打工维生的,就像我一样。

其实大中年也是人生得意之时,可以须尽欢,享受人生了,可以吃好喝好玩好,享受三好人生。有自己的公司,有美满的家庭,儿女双全,如果早婚或法定适龄结婚大中年人的儿女都步入社会,可以自己养活自己了。有远见的大中年人也是早早买房,买车,正所谓人生得意。

你是大中年的朋友吗?最近过得怎么样?点击上方进入心语留言吧!不需要注册,直接想说就说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