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打烊的网店,1个孩子和2000个妈妈的十三年

本文转载自“为你写一个故事”,id:raistlin2017,作者:雷斯林

魔豆的录取通知书终于到了,北京一所很好的大学。

蔻蔻看着手机信息,眼里有些发酸,13年的守候,终于有所结果。

她决定去看看孩子。

13年前,苏州小学教师周丽红,身患乳腺癌,丈夫离她而去,留下六岁女儿小魔豆。在生命最后的日子里,为给女儿挣些学费,已经卧床的她开了一家淘宝店。经《焦点访谈》报道后,她的故事传遍中国。

周丽红最终还是走了。聚光灯之外,蔻蔻是第一个走近她的人,自此再未离去。她以一个常人的善意和过人的毅力,照看周丽红留下的小魔豆和网店。13年里,越来越多人加入进来,让这家小店永不打烊。

这场爱心接力延续至今,他们也因那个既可怜又幸运的小魔豆而得名——“魔豆妈妈”。

列车在京沪线飞驰,窗外是江南典型景观,茂盛葳蕤的绿树丛中,隐藏无数敞阔车间。这一天,蔻蔻和小魔豆拍下13年来的第一张合影。担心小魔豆被打扰,她一直谨慎,从不拍照,也不发朋友圈。

不过这一次,在返程的路上,她终于决定做那件事情,文字打出又删,斟酌良久,终于在朋友圈分享了合影,转发语里第一次用了这个称呼——大女儿。

“妈妈,你要去哪里?”

13年前,蔻蔻还是淘宝论坛版主,那段时间,有个帖子频繁出现,讲一位患癌的女教师需要帮助,请人去她网店买东西。

论坛不能发广告,救助也难辨真假,蔻蔻于是全部删除。

发帖人却不依不饶,删了又发,坚持许多天,总共四五十条,还每次不同。蔻蔻觉得这人咋这样,电话打过去,竟是位医生,他在帮自己病人。

谢建军接诊周丽红时,对方已入膏肓,医了一段便婉劝其回家。谢医生是个热心肠,想帮帮这个可怜的女人,得知周丽红开网店为生,于是执着发帖。

蔻蔻决定去看看。

彼时,周丽红住在苏州胜浦镇,一栋二层小楼,院子打扫得很干净。蔻蔻跟着上楼,心里越来越沉重。门开了,周丽红躺在靠窗的床上,温煦地笑。她特意梳洗打扮过,换上新衣服,房间也没有异味。

2002年冬天,周丽红24岁,已教过数年小学,女儿也刚出生不久。但这一年一份医院检查结果从天而降:乳腺癌,最多能活五个月。

治疗耗光所有积蓄,一套房子也卖掉,丈夫此时却选择离婚。艰难时,她想过自杀,但看一眼女儿,又想拼命活下去。

周丽红与女儿

周丽红爱笑,癌变痛起来,也不做声,只是使劲抓床板,让人带女儿出去。

卧床以来,她便再没出过门,女儿很久没穿过新衣服,周丽红听人说开网店能挣钱,自己便也开了一家,就是后来蔻蔻在论坛里看到的“广告”——魔豆宝宝小屋。

“我知道自己活不成了,想抓紧时间给女儿挣些学费。”周丽红对蔻蔻说。

蔻蔻开始帮周丽红推广网店,越来越多网友知道这位癌症妈妈的故事,《焦点访谈》来了,各路媒体也来了。

魔豆小屋热闹起来,周丽红却日渐虚弱,时常陷入昏迷,清醒时才能处理订单。“无论再艰难,只要坚持不放弃,生活总会有希望。”她想给女儿留些东西。

蔻蔻永远记得那个场景,周丽红斜躺在床上,女儿小魔豆将头依偎在枕边,母女对话:

“妈妈,你要去哪里?”

“妈妈要去很远的地方。”

“你不回来了吗?”

“等你长大了就可以来找妈妈呀!”

沉默片刻,小魔豆忽然问:“妈妈你要死了吗?”她声音稚嫩,并未完全理解词语的意义。

2006年4月18日,周丽红躺在床上,最后一次目送女儿去幼儿园。下午一点,她耗尽所有力气。

“孩子,我们帮你带大!”

周丽红曾有个心愿,她走后,她的店能一直开着,那样孩子的未来也能有着落。那时,办了个网上征集活动,选出4名店主,继续经营魔豆小屋。

办理交接时,苏州人顾林华见到周丽红,她已瘦得嶙峋,说话吃力,其间还打过杜冷丁。她虽已极度虚弱,仍不忘热情好客,硬要留人吃饭。

离开时,志愿店主们留下一句话:“你的孩子,我们帮你带大!”

 

周丽红弥留之际,小魔豆送给妈妈的画

就这样,一个天南海北的团队运转起来了。西安的朋友做图,她和苏州朋友负责产品,客服则在昆山。

前期因有媒体报道,小店流量大,生意还行,就是忙,有时会到夜里两三点。

爱心妈妈们不仅义务贡献,还时常自己掏腰包,一些货款也由她们垫付,等卖出东西,再结算。

顾林华团队照看了魔豆小屋两年多,后来有人结婚,有人生孩子,网店就到了第二任店长“兔子弯弯”手里。她是蔻蔻的好朋友,也时常去周家探望,当时恰逢她辞职,于是把店接手过来。

由于没有其他人加入,这时期几乎就是她单打独斗,每次拿货,都要转两趟车,去上海城隍庙的批发市场,再拖着大包小包回来,囤在家里,制图,发货,客服,全靠一个人。虽是很辛苦,却也撑了下来。

窗边的小魔豆

妈妈离开后,蔻蔻把小魔豆接来家里住了一个月,小姑娘乖巧懂事,却也话不多。

蔻蔻会想起以前,周丽红还在时,每次去周家,小魔豆都会站在门口等,远远看到人,就要张口喊阿姨。

那时的小姑娘,虽不是活泼欢脱,开心起来,也会蹦蹦跳跳。孩子的想法,妈妈虽病了,躺在床上,人却还在。

但那以后,小姑娘再不蹦跳。

蔻蔻带她在浴缸洗澡,晚上一起睡,想把孩子拥在臂弯,却终究没有做到。那时,她也年轻,母爱,尚还不会。

上海到苏州不远,最初几年,她至少每月去一次周家。知道阿姨要来,小魔豆总在门口等。

小魔豆的房间,电子琴摆在窗台

 

等到稍大些,每次来时,小姑娘就在学校了,到放学时间,爷爷和蔻蔻阿姨,会一起出现在校门口。

孩子总是很沉静,即便跟阿姨逛街买新衣服,选到好看的衣裳,开心起来,也不至欢喜。

有些微妙变化,大约在十二三岁时发生。蔻蔻结婚成家,很快怀有身孕,即便挺着肚子,也要常去周家。

小姑娘却是似乎刻意躲避,每次蔻蔻来,打过招呼,便躲进屋子写作业,吃饭时走出房门,紧忙刨完又下桌,到蔻蔻走时,她再出来,说一声,阿姨再见。

蔻蔻当时不知道,等她在路上走远,小魔豆总要趴在阳台望很久,有时还落泪。

改变,属于一群人

第三代魔豆小屋店长游林冰,总是说错一些数字,即便特意叮嘱过,到头来,还是会说错,1997,她总要说成2007。

在她心里,带“9”的年代,有着难以抹去的黑色记忆。1997年那次车祸,彻底击碎她的生活,汽车飞出公路,丈夫当场陨命,她和儿子被甩出车外,活了下来。

苏醒后,游林冰下半身截瘫,得知丈夫噩耗,竟也心如死灰。她整日坐轮椅,将电脑游戏自动运转,长久坐在窗前,凝望泛白的天空。

游林冰坐着轮椅在街上   许康平摄

很多年来,当她说起当年事故,就会双手冰凉,须用热水袋暖。有些东西还在那里。打理魔豆小屋带来的改变,却是她始料未及。

前任店长虽独立打拼,但孤掌难鸣,交接时,小屋已陷入困境,半年才有9个订单。

接手后,游林冰立即着手调整,召集十余名关注魔豆小屋的网店店主,分工配置,各司其职,游林冰则主攻产品。

新的团队为小屋立下规矩,不接受“捐助”。因为媒体报道,有人会来付款买东西,却故意不留地址,东西发不出去,付的钱等于捐款。

心意虽好,却不符合周丽红生前理念,她要的是自强,魔豆小屋必须靠自己活下去。

最初两年仍在摸索,产品渐次更换,她们卖过丝袜花,一单发出去,仅赚几毛钱;也卖过童装,但仍无起色,女装转型也不太成功。

真正的突破口,是在居家生活用品上找到,有家工厂愿为小屋定制产品,一种粉红色的自动脱水拖把。

魔豆小屋渐入佳境,2013年为小魔豆提现生活费两万八,2014年两万五,余下利润作小屋成本,为以后大学准备。

游林冰眼前的台式机,即是当年经营魔豆小屋所用   许康平摄

后期经营渐稳,所需人力不多,其余志愿者渐次抽离,主营自己网店,对小屋支援转为机动,随时集结,平时,则是游林冰和一名客服打理。

有次活动,订单急涨,游林冰立即发出号召,其余客服当天就位,每个人同时回应四五十名客户。那一役打得酣畅,一举赚了数万元。

小屋一天天变好,游林冰自己也是,父亲去世前给她讲过的话,如今也开始应验。父亲是浙大物理学教授,老爷子佝偻着走进来,唤女儿乳名说:“改变不了的东西,就换一种眼光看待它。”

魔豆小屋的能量,渐渐温热游林冰。让它永不打烊,于她看来也是修行。

游林冰从青春时代以来的留影   许康平摄

母亲爱看她和保姆在楼道打包发货,老太太悄悄走来,佝着身子,默默看,她也总爱问:“今天有没有订单啊?”每一声都是关切。

订单来时的清脆叮铃声,对这个家庭,比快乐本身还要多。

游林冰也变了,有时傍晚吃过饭,她挺愿意到楼下转转;开始爱玩游戏,激动时大喊;家里吃饭也热闹,做店的事,说来眉飞色舞;魔豆小屋得钻那天,她在轮椅上大声欢呼。

妈妈到底是什么?

13年来,在爱心店主的接力下,魔豆小屋始终没有打烊。在这些陌生人彼此信任和协作的同时,平台也注意到他们。

早在2006年,这个故事即引起阿里巴巴的注意,随后与中国红十字会联手,诞生了“魔豆爱心工程”,以帮助困境女性创业脱困,她们拥有统一的称号:魔豆妈妈。到2019年,这个群体已超过2000名。

语嫣,也是当年的项目负责人之一,当听到小魔豆考上大学,不禁欣喜落泪。在她眼里,正是当年那些普通女性的努力和坚持,才让一个小小的善意,成长为一棵大树,惠及更多女性。

例如长沙的失聪女工孙霞,创立中老年女装品牌“魔豆恩”,她的团队,近半残障人士,小儿麻痹症的摄影师,高位截瘫的客服。

江西湖口的王芳,8岁停止生长,身高一米二,成为魔豆妈妈后,她的网店三年卖出三万多双绣花鞋垫。

还有天津李玉荣,离婚,失业,母亲病重,她用万元基金起步,专营民俗剪纸,生活渐渐上正轨,还支持女儿读完研究生。

天津的魔豆妈妈李玉荣

而这一切的源头魔豆小屋,也改名“魔豆妈妈公益官方店”,做专业运营,帮助更多人。周丽红当年留下的“魔豆”,不仅帮了自己的女儿,还有更多人家的女儿。

而从“魔豆妈妈”出发,语嫣后来也走得更远,2017年,她和11位阿里女性合伙人成立了湖畔魔豆公益基金,以帮助偏远贫困地区的母亲和孩子们。

而小魔豆,在热闹中安静成长。蔻蔻想起两年前去周家,经历的很不寻常的事。

到周家,她就直奔厨房,饭菜端上桌,小魔豆也回来,照样轻声喊阿姨,便进房间写作业,吃饭再出来,说一声吃好,又回房间。

蔻蔻有心事,说起来,竟忍不住哭,老人伸手拍她肩膀。

这时,小魔豆忽然开门,她默默走出来,坐到蔻蔻旁边,也不说话。她知道,这是最好的表达,那份连接感让蔻蔻心中暖热。眼泪终于止住。

蔻蔻的孩子渐渐长大,跟着蔻蔻一起来,孩子把小魔豆当榜样,小魔豆也时常念记小朋友读书到几年级。

蔻蔻也越来越知道,妈妈,到底意味着什么。

 

魔豆妈妈蔻蔻在工作中,她也经营着自己的网店

高考结束那天下午,小魔豆出考场,发来消息,有些沮丧,说恐怕是考砸了。

收到消息,蔻蔻没有责备,顺手给她发去一个千元大红包,让她放松心情,考完了就让它过去了。还说,不要告诉爷爷奶奶。她想和小魔豆之间,要有小秘密。

故事开头那条斟酌良久的朋友圈发出不久,蔻蔻再拿起手机,忐忑点亮屏幕,欣喜地发现:小魔豆出现了,且是第一个点赞,评论里,还有年轻人爱用的表情图“嘿哈”。

这是许多年以来,蔻蔻由衷感到的大欢喜。

– THE END –

来源:为你写一个故事(raistlin2017

作者:雷斯林

编辑: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