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这个中国男人应该上热搜!

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有人在帮我们挡住黑暗,他们在黑夜之中负重前行,只是为了给他人撑起一盏灯。


01


在文章开始之前,我想请大家先看一张图片:

 


这种病,叫重度脊柱畸形,图片中这个叫曾黎的女孩患上的就是这种病。

 

很难想象,这位身体严重扭曲的病人竟是一名12岁的花季少女。


12岁啊,多么美好的年纪。她本应跟正常人一样,拥有一个幸福的童年。但自从患病起,她就这个世界深深的恶意所包围。



路人看着她畸形的身体指指点点,同学们嘲笑她是“怪物”,连亲戚,也认为她是一种“不祥”。


随着病情的逐渐加重,变形的脊椎压迫了她的内脏,她无法再和普通孩子一样奔跑跳跃,只能终日躺在床上,等待死神的到来。


母亲带着曾黎跑遍了国内国外的医院,但由于人体脊柱上神经血管密布,手术成功率几乎为零,甚至连国外的顶尖专家都不敢接。

 

曾黎的妈妈甚至跪在医院门口求大夫救救她的女儿,却被一次次的拒之门外。


哪个医院敢接呢?死在了自己的手术台上不是砸了自己一辈子的饭碗?


在一次次的拒绝中,曾黎和母亲渐渐变得绝望。


然而,就在曾黎弥留之际,她的母亲带着她最后一次找到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此时的她已经呼吸衰竭,濒临死亡边缘。


没想到,一名自称“小医生”的普通骨科医生竟然接收了她。


他叫梁益建。


其实在了解完曾黎的情况后,梁益建也有过犹豫。


她属于130度以上的极重度畸形,这个病例已经超越了医学教科书的范畴。


救活她的几率很渺茫,而手术过程中风险又非常大,曾黎很可能会死在手术台上。


如果手术失败了,梁益建将会面对铺天盖地的对他“草菅人命”的指责,甚至会因此断送他的职业生涯。


但是如果他不接,那么这个女孩等于判了死刑,永远没有希望。

 

 

他说了一段话我印象极为深刻:


重度脊柱畸形是手术的禁忌,不是死就是瘫痪,死亡的可能性非常大,如果她正好不幸去世了或者瘫痪了,假如他父亲要告我,我是没有办法的,他随便拿出一些法律条文质问我:这个是禁忌,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这就是人性,如果手术顺利,那就相安无事,如果出现意外,家属极有可能要这个医生负起全部责任!


比如说前段时间山东聊城的假药案,医生看到患者奄奄一息,好心给他推荐国外抗癌药,让她自己找渠道去买。


可是患者家属死死抓住这一点,把医生和医院往火坑里推。

 

是选择相信家属的良心、把自己的命运交到他们手上,还是害怕人性的恶,选择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很明显,梁益建选择了前者。

 

为了降低手术的风险,梁益建将曾黎的手术,分解成4次大手术与几十次小手术,时间长达八个月。


大家可能无法想象这八个多月有多艰难,这其中出现了无数个状况,而一次小的状况就是生命的危险。

 


每一次手术,梁益建医生需要站立长达好几个小时,他必须在手术期间保持全部的注意力。


曾黎的身体情况极其恶劣,为了与死神争抢时间,梁益建在医院对面自掏腰包租了一套小房子,确保5分钟内便能赶到医院。


甚至有时索性穿着手术服,睡在医院。


大家看到的那一张曾经刷爆朋友圈的照片,就是他。

 

 

梁益建说:每一天都像是在青藏线边的悬崖开车,稍不留意,就会掉下万丈深渊。


最后曾黎变成什么样了呢?

 


你敢相信这是之前的她?

 


说实话,看到她康复后,那么美好的样子,我激动得眼泪都要掉下来。

 

这可以说是完完全全的脱胎换骨,鬼斧神工!

 

把一个濒临死亡绝境的孩子变成一个阳光漂亮的女孩,彻底地改变了她的命运,甚至改变了她背后家庭的命运。

 

如果这都不算“再造之恩”,那还有什么算“再造之恩”?

 

现在的曾黎已经完全康复,她又可以跟别的小女孩一样,穿漂亮的衣服,过正常的生活,甚至她还考上了大学。

 

02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全世界都没人敢做的手术,为什么梁益建赌上自己的前途也要做?

 

这得从梁益建的原生家庭说起。

 

他的父亲是一名普通矿工,常年在高危环境下工作,屡次身受重伤。

 

他家里实在太穷了,没有钱治病,他眼睁睁看着父亲肋骨断了没钱治,导致胸腔畸形。

 

每天晚上父亲都痛得无法入睡,他却无能为力。



多年之后,梁益建谈起这些往事,心里依然是撕心裂肺般的痛,说到激动处,眼泪就流了下来。


所以,当他面对生命垂危的曾黎时,小姑娘那渴求的眼神,让他想起了自己的父亲。


当年,父亲也是用这种眼神看着他。而他又怎么能置之度外呢?

 

为没钱的穷人看病,解决老百姓那些难以攻克的疑难杂症,这是他从小就立下的梦想。



甚至当年他从国外名校毕业的时候,外国人花高薪聘请他,他都义无反顾地要回到自己的国家。

 

03


《我不是药神》里面有一句极为经典的台词,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病,那就是穷病,而大部分脊柱畸形患者就是这样。

 


这个叫刘任富的患者,来自大凉山深处,脊柱弯曲达153度,甚至无法正常进食。


因为他吃下去的东西,最后都会从嘴巴里流出来。有医生断言:他活不过两年。

 

他找到梁益建的时候,梁益建沉默了,因为他的情况极其罕见。


而更关键的是,他没钱,甚至连从大凉山到成都的路费都难以凑齐。


梁益建要他等着他。


一年后,梁益建医生去接他的时候,是自己亲自开车开了七个小时去大山里面把他接出来,因为要他自己来,路费都没有。


他还给他带去了十万元手术费。


原来,就在这一年的时间里,梁益建医生变成了一个“乞丐”,他只要一有空,就四处找人募捐。

 


几乎所有经济条件不错的朋友,都被梁益建“募捐”过,他甚至拉下脸面,跑到茶馆去募捐。


从街边的大妈到成都的企业家,他求了个遍,大家都知道了有这么一个四处求人给病人治病的“乞丐”医生。


所幸这个世界并不缺乏爱心人士,大家都会慷慨解囊。


后来刘任富的手术非常成功,他哽咽地说:如果没有梁医生,我很可能已经不在了。

 


他终于可以抬头挺胸,像正常人一样走路了。



你敢想象,他之前是这个样子?

 


后来找梁益建医生的病人越来越多,他开发了一套专门的脊柱矫正器,大大地提高了手术的成功率。

 


带上脊柱矫正器的患者,梁益建给他们取了一个可爱的名字,叫“天线宝宝”。

 


由于梁益建医生的不断追求医学上的极致,人类治疗重度脊柱畸形的水平在他的突破下,一次次被推向更高的高度。

 

他发表在顶尖脊柱杂志《Spine》上的论文,打破了该杂志的许多历史记录,让众人为之惊叹。

 

知情的医生坦言,他在医学上创造了一座同行难以翻越的喜马拉雅山。

 

04


从2008年至今,已经有2000多名患者通过他的手术挺直了脊梁,这份伟绩,就连发达国家的同行都难以想象。


这是手术前的吴佳艳。

 


这是手术之后,她在自己宿舍里面拍的照片。

 


这是伍才林之前的照片,脊柱弯曲达120度,十年没躺着睡过觉。

 


手术后,他的身高由1.3米变成了1.78米。

 

 

这样的例子还有太多太多 ……

 


他行医救人的事迹被报道后,网友们纷纷在微博下留言赞赏。

 


他的病人,都是一群经济上山穷水尽,身体上濒临绝境的人,而梁益建医生给他们筹款,用自己最顶尖的技术给他们治疗。


他的出现,仿佛就是点亮黑暗的那一束光,给他们灰暗的人生又重新带来了希望。

  

有的病人哭着说:“我本身没有爸爸,我感觉他就像我的爸爸一样。”

 


有的家属抹着眼泪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的医生。

 


还有的病人,一提到梁医生,眼泪就控制不住往下流。

 


有时候梁益建看到病人哭,他的眼泪也跟着流了出来。

 

梁益建说,他最欣慰的事情就是看着她们穿上婚纱,穿上西装,去结婚生子,去过正常人的日子。

 

在他的手机里面,保存了大量的照片,他工作累了的时候,就会看看他们,就觉得自己即使再累都值得。

 

他用两根支架矫正了患者的脊梁,一根是妙手,一根是仁心,这两根支架改变了无数人的命运。

 

现在,梁益建医生的名气越来越大,有人问他,你现在是名人了,要不要考虑手术的风险?


他坦然地回答说:我就是一个小医生,并不存在有顾虑。

 


现在,他仍然奋斗在手术的第一线,把自己精湛的技术造福每一个被痛苦折磨的病人。


他说,只要病人有需要,他就做到自己还活着的那一天,他希望这个世界上得这种病的患者能够少一点,再少一点。

 

写到这里,我忽然感觉一股热血拼命地往胸膛上面涌,忍不住热泪盈眶,我想所谓的燃尽自己照亮他人,也不过如此吧。

 

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有人在帮我们挡住黑暗,他们在黑夜之中负重前行,只是为了给他人撑起一盏灯。

 

曾经在书上看过这样一句话,每个人出生后就在排队等待死亡,而有一个人一直在那里维护秩序,他把那些想要插队的人拎出来扔到后面,让他们认真排好自己的队。

 

这个不断把人在鬼门口往回拨的人,就叫做医生。

 

每个医生在从业之初,都会对着国旗庄严地说一句:健康所系,性命相托。

 

这一份无比沉重的责任,也是让无数医护人员无论有多么劳累但仍然还在坚守的一句话。